周显走过去的时候,发现这里的情形和自己知道的相差无几。他引目望去,看到这些俘虏或坐或躺,眼神之间尽是迷茫和绝望。偶尔有人抬头看向周显,但又马上低下头去。周显一排排的扫视过去,发现刚才的那些啜泣声是由一些孩儿兵发出来的。

他们年纪都不大,小的只有近十岁,大的也就十三四岁,比着周显还要年幼不少。在农民军中,一直存有孩儿营,他们虽然很年幼,但作战勇猛。在血与火的拼杀之中,能活下来的都是当之无愧的战将。在周显的记忆中,好像李定国、罗虎、张鼐、李来亨这些后来能撑起一片天的大将都是从孩儿营中走出来的。

看守他们的有五十名士卒,官职最大的是一个总旗。他认识周显,看到他之后,连忙快步迎上前道:“周校尉,您怎么来这里了?”

周显笑着打了声招呼,他对那个总旗有点印象。姓刘,是张令军中的士卒,后来跟着周显,一路来到此地。“吃过晚饭后,闲着无聊,便随便出来转转。对了,他们没惹事吧!”

“有这几十名兄弟看着,他们除非是不想要命了。只不过他们之中,受伤的人不少。一直低声呻吟着,听着令人心烦。”说完,他用刀敲了敲鹿角的横木,发出啪啪的声音。“你们几个给老子安静点,再叫,小心老子直接把你们的舌头割下来。”

那几人脸露惊恐,还真不敢再发出声音了。

周显皱了皱眉头,道:“刘总旗,他们既然如此安分,我们应该也不能太过过分。我军目前药草不足,帮不了那些伤员。但军中粮食尚多,你派人跟我一起去取一些。另外,再给他们弄来些柴薪,不要让他们再冻死了。”

刘总旗脸色微变,道:“周校尉,这些都是一些造反的贱民,桀骜的很。你这个时候让他们吃饱了,您就不怕他们趁机闹事吗?”

周显笑了笑,道:“你看他们的样子,是能闹出事情的样子吗?如果我们再什么食物都不提供给他们,他们饿的急了,才会真的闹事。况且,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能少死几个就少死几个吧!另外,找几个老实的俘虏,把那些尸体清理出来,活人怎么能一直和死人呆在一起?这点,是我们仅有的能施舍的他们的一点仁心。”

刘总旗犹豫了片刻,最终拱手道:“小人遵命。”

吩咐完毕,周显继续向伤兵营走去,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酒香味。那是周显看到大部分伤兵都用脏乱的绷带绑缚伤口,很容易引起感染。就命人将军的酒部集中到一起,和绷带一起倒入瓷锅煮沸,算是做了一下简单的消毒。药品不足,周显只能尽力试着挽救受伤士卒的性命。

周显刚要走进伤兵帐篷,却见马祥麟从里面跨步走了出来。周显没有防备,正与他撞了个满怀。马祥麟连忙扶住他,道:“周校尉,你也来了?”

成熟女神雪地草堆里红色连衣裙魅力无限

周显稳住脚步,躬身拜道:“周显拜见马骠骑。我军伤卒太多,而我军药品又不足。我不太放心,就过来看看。”

马祥麟点了点头,脸色难看道:“这确实是一个问题,但好在我已经派人前去附近的村庄购置,想来他们明天一早便可回来。对了,那个吉木已经向我禀告了他探得的情况,想来今晚我们是彻底安了。我打算明天再派他前去,查清贼兵的动向。如果他们真的远去,我们就可以返回涪口了。反之,就要立即请求援军了。”

“马骠骑,邵巡抚他们现在是否知道这边发生的事情?”

“我已经派人回涪口了,按时间推算,应该到地方了。”

周显点了点头,道:“那就好。无论贼兵接下来会如何行动,我们都必须及早做好准备。”

马祥麟点头同意,仅有的独眼中闪出既兴奋又有点茫然的光芒,他随意的摆了摆手道:“我刚刚已经查看过伤兵营了,你不必再去。如果无事,就随我一起走走吧!”

周显点头,随在马祥麟一路走去。他在军中威信甚高,不时有士卒向他躬身行礼,他一一摆手回应。最后走到一处背风处,数十个士卒正在那里支起锅熬粥。里面混有一些马肉,发出一股浓郁的香味。他伸手从士卒手中接过勺子,盛了两大碗。一碗递给周显,另一碗留给自己。

跨步走到一块高地上坐下,喝了一口道:“味道不错,你也尝尝。”

周显点了点头,随之坐下。

马祥麟一口气喝了大半碗,这才望向周显道:“当日,我看你冲锋在前,用的武器好像是长枪吧!”

周显点了点头,道:“是长枪。以前我在家乡之时,曾跟随一个辽东来的武师,学过一段时间的枪法。后来,他走之后,我自己接着练了好多年。”

“实际上,你的枪法算还可以,但实战经验却十分缺乏。你太过注重直刺,如果与单个人比拼,这个无可非议。但在战场之上,到处都是敌军,一旦刺入敌人身体,想要再轻易拔出就很难了。所以,在没有绝对把握之前,你要多采用横扫、偏刺和直挑。在保证自身安的前提下,再寻求伤敌或杀敌。”

周显沉思片刻,感觉他说的在理,随即点头道:“多谢将军提醒。如果有时间,还望将军能不吝赐教我一二。”

“这个好说,以后有的是机会,只要你这个探花郎不嫌我是一个粗人武夫即可。”

“马骠骑说笑了。我虽然考中了探花,但始终以为自己更适合在军中任职。这次被杨督师派到蜀地,就是想赚取一些军功,能让自己将来发挥更大的作用。如果将军能不吝赐教,周某将不胜感激。”

马祥麟哈哈大笑,上前拍了拍周显的肩膀道:“你确实和一般的文人不一样,少了份唯唯诺诺,多了份率性直言。我答应你了,如果你自己有时间,可以随时来找我。我白杆兵的枪法也有些独到之处,如果你不嫌弃,我可以传授给你。”

Tagged :
头像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