芩谷仔细回味刚才车子经过时的情形,总觉得什么地方有些不一样。

第一次那个女声说的是“……我就是感觉有些,有些熟悉”而这次说的是“我真觉得我们来过这个地方”。

按照轮回境的剧情,不是说说的话做的事,就连最微小的细节都应该一样的吗?

所以,这个时空碎片的bug是那位女士?

不对,还有什么地方不对劲——那个皮头套!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

芩谷看着一路绝尘而去的车子,才回忆起好像这一次那个皮头套并没有转过头来看她。

难道是因为自己在车子驶来之前就跳到路基下了,对方没注意到自己的原因?

不管怎样,芩谷都决定在车子下一次驶来时,想办法将其拦下……

芩谷在心中默算了一下,车子时速至少六十来公里,加上光线晦暗,路况不好,若是自己突然冲到路中间去拦的话。

她倒是不担心自己会被撞飞,而是担心突然的状况让车上的人在本来就濒临崩溃的情绪彻底失控,若是对方再来一个急打方向盘什么的,那车子和人都报销了。

虽说根据芩谷的初步观察,那些人肯定和皮头套的阴魂之间有点什么,但是这也不是她贸然冲出去吓坏人家的理由。

白嫩美女吊带短裙小露香肩美腿私房写真图片

现在能见度很低,对方车速又那么快,若是直接冲到路中间去拦车,她并不担心自己这幅身手会被撞到,但是对方那辆车子一个不好就会出事。

所以她必须想一个更稳妥方法才行。

芩谷没有继续往前走了。

她刚到这个地方走了差不多两个小时车子经过,又走了两个小时车子再次经过。

这次她就不走了,她倒要看看车子是两个小时准时到来,还是需要两个多小时。

意念一动,她招出星辰剑,开始……割草。

她现在身上连一块多余的布都没有,想提前引起对方注意都不行。

那么就只剩下一个相对稳妥的办法了……点个火把。

连星辰剑自己都没想到,自己好歹已经达到灵器品质的宝剑,竟然被这家伙拿去割草。

不管它内心如何不甘,在芩谷熟练的挥舞中,也只能乖乖的将这些杂草割倒。

莫说,灵剑不愧为灵剑,割草速度也是一流的棒。

很快芩谷弄了一大堆枯草,捆成长长的草杆,只等着车子过来,她就把这个引燃。

不,提前一点时间点燃也行,毕竟自己发现车灯的时候,距离最多一两百米……不管怎样都尽可能给对方预留充足的反应时间吧。

嗯,反正自己多弄一两个草杆就行了。

先点燃一个火把试验,光亮驱散周围的黑暗,芩谷将火把放在原地,走出一百多米,发现依旧能清晰看到,稍稍放下心。

心中一边默算着时间一边运转灵力抵御空气中的阴冷气息,还有二十多分钟便到两小时了,不知道车子会不会来?

二十分钟,十分钟……不管来不来,先把火把点上吧。

只剩两分钟了……

一道昏黄的光从路的尽头划过,还有汽车的马达声如约传来。

芩谷站在路边,扛着一杆大大的火把卖力摇了起来——快来看我啊,快来看我。

车速终于慢了下来,四十,三十……看来他们看见我了,准备停车了。

然而芩谷的这份欣喜还没来得及变成现实,便发现车子却突然朝她的方向猛地冲了过来,然后……

没有然后了,车子从芩谷站的路边翻下了荒野。

好在最后就算是车子突然提速也没快到哪里去,从下路基后侧翻。

芩谷非常敏捷地避让到另一边,看着这一幕也有些懵,这也行?

她脑海中浮起一种很莫名其妙的感觉,就好像是……一种事件触发。

不管你多么想去规避危险,但只要做出了触发事件的因子,便必定会生成某种既定的结果。

想要打开这个世界碎片只能以车祸的开头方式?

所以,不管她当时是选择直接冲到马路中间去拦车,还是费力气做火把提示,最后结果都是一样。

不,还是有些不一样,至少……

芩谷听到侧翻的车子方向传来的叫骂怨恨声,心中略略松了一口气——至少第二种情况没有第一种的严重吧。

虽然咒骂的很难听,毕竟任谁遇到这样的事情都不会有好心情,芩谷发现自己听得懂这个小时空的语言。

弄成这个样子她还是有些抱歉,便打算上前帮他们脱困,顺便了解一下情况。

可是当芩谷刚刚车子旁边,一个中年人猛地冲了过来,扬手朝芩谷推了一掌:“你这人究竟怎么回事啊?突然间从路边冒出来,还举一个火把,你是故意害人的吧?”

芩谷心中的确有些愧疚,用一句话来说就是:“不管怎么说”,都是因为你的出现才出的车祸。

但是但是对方一上来不仅把所有责任推到自己头上,还推推搡搡的。

她微微侧身便避开对方的手掌,冷声道:“你最好要搞清楚,我只是站在路边用火把示意你停下车,并没有妨碍你开车。几十米远你就将车速降了下来,临到近前了却突然踩油门朝我冲过来,我现在很怀疑你故意…”谋杀

“对不起对不起啊这位妹子,刚才是我们不对,吓到你了吧?……”

两人的争执被一个三十来岁的女士拦了下来。

男人其实也是外强中干,刚才被吓傻了。

见有人来圆场便顺坡下驴,往女士后面缩了缩,不过嘴上仍旧一副“错不在我”的样子:“……真是的,你看这荒郊野岭的,我本来在路上开的好好的,任谁看到突然冒出一个人也会吓倒吧。她倒好,把别人吓出车祸了,竟然还有理了……”

车里的人纷纷从车里钻了出来,都有些狼狈,脸色自然也不怎么好看。

确认芩谷只是一个人时,都不自觉地半包围地围在芩谷面前声讨起来。

从这些人的说话和态度可以分成两拨,一部分就是那中年男人一样,把车祸责任归到芩谷身上——不管怎么说,都是因为她出现才造成了车祸发生。之前他们开了那么就都没出事,她一出现就出事,不怪她怪谁?

Tagged :
头像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