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阳站起身来,侃侃而谈。

在他前桌的两个跟班纷纷起哄。

“是啊,老师,这说不过去啊!”

“这种人写的东西还上了语文课本,真不知廉耻!”

陈教授被一言一句起得白须倒竖,脸庞一阵阵发青,“们……陶渊明根本不是那样的人……”

郭阳把陈教授辩倒,顿时心生豪气,挑衅的看了叶凡一眼,似乎在说:看到没,我就是这么博学!

叶凡眼睛一眯,对于郭阳这种幼稚的行为非常不耻。

按理来说,他不会跟这种傻叉一般见识,可是陈教授是他尊敬的人。

好端端的一堂公开课,被郭阳搅成这样,他心中冒出一股火气。

当下,叶凡拍着桌子站了起来。

“陈教授,让我来说吧!东晋末年,民不聊生,百官贪婪,天子不明,社会腐败大潮无人可挡。

陶渊明以己作则,自知改变不了时代,他只能退而求其次改变自己。

清纯校园少女化身运动达人元气照

其所创造田园风潮唤醒人们的思想理念,从为人之本教育大家,使其知本守己,克贪克欲。

郭阳,说起来头头是道,其实狗屁不通,当时的社会背景都没看明白,他妈的有什么资格去谈论陶渊明的为人?

‘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

陶渊明表达的是何等力不从心的感慨?!

以为上过几节古文课就沾沾自喜,学过几首古文诗就洋洋得意,我看就是老娘们拉稀用卫生巾:臭装逼!”

他慷慨既然的来了一大段鲜为人知的演说,其中成分他自己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反正在场的同学也不会有谁傻到去质疑他。

“……,说谁装逼?”

“说呢?!郭阳,好歹也是个学生,平时流里流气,天天混东混西。

不知上进也就罢了,偏偏还要装作一副什么都懂的傻逼相。

高不成低不就,若不是家有点钱,否则凭的本事,以后充其量做个看门小弟。

难道不知道,现在就算是快递工作,都要本科文凭?

我说装逼都是抬举了!还自以为能够让大家注意到,我呸,傻吊一个……”

叶凡的话激情中带着荡漾,讽刺中带着挖苦,打击中带着埋汰,一句句都在揭穿郭阳的真面目,每个字都往他的心头疯狂补刀。

“!”郭阳被说的目瞪口呆,表情缤纷,神色精彩,好似有人在他的脸上上演了一出“奥运会”揭幕式的大戏。

两个跟班掩面而趴,无颜帮衬。

同学们嘻嘻哈哈,哄笑成一团。

朱婉婷眉飞色舞,起哄道:“哥,才是真牛逼,对古风学的研究比那些自以为是的富二代要牛得多!”

林婄萱眼睛里洋溢起崇拜的目光,其中的小星星都快蹦出来了:“叶大哥好帅,知识也好渊博!”

陈教授虽然古板,可是叶凡之前的一大段发言却说中了他内心深处的东西。

即使之后痞气重了点,可难免不是一块可造之材!

“不错不错,说的很好。”

陈教授颔首点头,是在欣赏叶凡对陶渊明辞官之事的解说。

可是落在郭阳的耳里,却成了认同叶凡辱骂他的话,当下怒不可揭,差点掀桌子走人。

没有了刺头打搅,课堂安静许多。

陈教授又几番点名对叶凡提问。

叶凡仗着对古文的了解,大谈特谈自己的看法,内容充实、语句优美、表达流畅,让所有人都刮目相看。

陈教授更是心满意足,对叶凡愈发的重视。

好不容易挨到下课,郭阳慢悠悠的来到叶凡桌前,低声说道:“朋友,出来跟我单聊一下。”

“单聊?正好,我也有点事儿跟说。”叶凡点点头,起身跟郭阳走到教室角落。

林婄萱脸色一紧,连忙站起来,“叶大哥,别去。”

郭阳摆摆手,“婄萱学姐,放心,我只是跟他聊一聊,不会动手的。”

林婄萱柳眉微微皱起。

我哪里是怕跟叶大哥动手啊……

“没事儿,聊几句就好。”叶凡笑了笑,示意林婄萱稍安勿躁。

两人来到教室角落,郭阳的两个小跟班护在周围,不允许任何人靠近五米范围。

“小子,很牛逼嘛!”

来到角落,郭阳再不掩饰自己的张狂,沉声低喝:“敢跟我过不去,属猫的吗?嫌命太多?”

“呵呵,傻小子,要是再来一句废话,我会让体验一下东晋末年的世态炎凉!”

叶凡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往地上吐了口唾沫。

“我……我要跟单挑!不怕告诉,我可是黑带六段,参加过滨海秀村杯跆拳道第八届大赛青年组,获得优秀奖的殊荣。算个屁,也敢跟我过不去?”

郭阳压低声音,说话间表情凶狠异常。

虽然跆拳道近些年挺火的,但是一年下来不晓得有多少比赛。

估计郭阳报名的什么杯的青年组,一共就五个人参加,除了前三名,另外两个都是优秀奖。

“哟,我好怕啊!”叶凡咧咧嘴,吐了口唾沫:“赶紧给老子滚,看不得这种傻叉在我面前晃来晃去。”

“妈的,有种跟我去六楼厕所,我们单挑!”

教学楼第六层周围是储物间,鲜有人至,许多学校里的小混混要揍人,都会把他们带到六楼的厕所进行特别关照。

“怎么样,敢去吗?!”郭阳身后的两个跟班也嚣张的不可一世。

“哟,郭脑残,跟我哥这么亲密啊,有什么秘密要说的?”

朱婉婷上完厕所,从一旁屁颠颠的荡了过来。

郭阳脸色一变,讪讪的笑道:“婉婉,哥有点事情想跟我们说,请让个道好吗?”

“哦?们想和哥出去谈心啊?嘿……胆子不小。”朱婉婷满脸古怪的笑了起来,“确定吗?买了保险吗?需要找后援吗?们预先在医院定位置了吗?”

叶凡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死丫头,看热闹不嫌事大是吧?”

“哥,作为班级的一份子,我绝不允许在学校里欺负同学!”朱婉婷就好像是在挽救迷途的羔羊一般,脸上露出圣神不可侵犯的严肃之感。

“拉倒吧,我先去跟郭阳他们好好聊聊,不然上课纪律太差,影响大家的学业。”

言罢,叶凡挺胸而出,朝楼道走去。

朱婉婷咯咯一笑,对着他的背影遥遥招手:“哥,下手轻一点呀!”

郭阳和两个跟班莫名其妙,对视一眼满是狐疑。

朱婉婷作为妹妹,眼看哥哥被三个人带走,怎么一点都不紧张?

“喂,走那么快干什么,赶去投胎吗?”

郭阳跟在叶凡身后,骂骂咧咧。

此时周围没人,他完全没必要继续装绅士。

叶凡冷笑不止,临到六楼楼梯拐角,突然拽住郭阳的头发,先发制人,硬生生的往男厕所拖。

郭阳使劲扳着叶凡的手,却根本抗争不过,忍着头皮撕裂的剧痛大骂道:“特么的敢先动手?们快点来帮我啊,快来!”

两个跟班大叫着冲去,可是叶凡居高临下,一脚一个直接踹下楼梯。

“哎哟哟……”

两个小子摔了十几层阶梯,嚎啕不已,眼泪水和鼻涕粘合在一块,其中血丝点点,看上去好似一道拔丝水晶,格外诱人。

叶凡生拖硬拽,扯下来好几撮头发,总算是把郭阳给带到顶楼厕所。

若是按照平时正常的剧情,这时候应该郭阳对叶凡进行特别教育。

可是这跟他预想的完全不同,叶凡霸道的就跟那些社会混混似的,一言不发就直接开干,力气大得自己丝毫都挣脱不开,只能在不甘和怨毒中嗷嗷嚎叫,心里暗暗立下誓言,回头一定要找一伙人砍死叶凡!

顶楼的厕所离最近的教室都有很大一段距离,他的叫声没人能听得到。

叶凡一个扭手就把郭阳甩在地板上,浓烈的特殊气味充斥着郭阳的嗅觉,差点让他昏厥过去。

叶凡冷笑,顺手把厕所门反锁了,“话说,们郭家以为赚了点钱,就膨胀了是不是?”

“嗯?”

郭阳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惶恐道:“……知道我的身份?”

“当然。”叶凡打了个哈哈儿,“知道不知道萱萱又是来自什么家族吗?”

“不就是一个跟在我们家族身后喝汤的小家族么!”郭阳不以为意的冷声重喝:“特么的是谁啊,敢这样对我,就不怕我们郭家把活寡了么?”

“嚯,傻小子!”

叶凡咧嘴一笑,“郭家只是我们滨海本土的财阀而已,就算们再有钱,那又能怎么样?”

“小子,钱还真就是万能的!”郭阳昂首喝道:“我们郭家资产过千亿,随时可以调动数百亿的资金出来。这种土鳖,见过这么多钱吗?”

“别说,我还真见过。”

叶凡捏了捏手指,缓步走向郭阳,“傻小子,看来跟这种富二代已经没办法说道理了。

不是要跟我单挑么?我给一个机会,打赢我,以后我绝不插手跟萱萱的事情。”

“打……打……打赢?”

郭阳感受过叶凡的巨力,自知自己不是对手,当下气弱道:“等等!君子动口不动手,我是有身份的人,不能跟市井之流一样,靠拳头解决问题。”

“是吗?”

叶凡咧嘴一笑,冷声道:“不好意思,我就喜欢靠拳头解决问题!”

Tagged :
头像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