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的战斗影响太大,离开时,芩谷发现已经有很多怪兽朝这边汇聚。

大概是被三昧真火和怪兽惨叫震慑,没有继续上前,而是潜伏在周围的黑暗中伺机而动。

如果直接回基地的话,除了很可能被这些怪兽盯上,还会被那几个天合联盟的人跟踪,暴露基地位置。

如果在这之前,其实云州联盟的人很希望很乐意与更多的人类联手,共同对付黑暗生物。

但事实证明,即便都是人类文明,也不是所有的都想法一样并达成一致行动。

若是再遇上那种拎不清的,为了偷个蛋把所有人陷入危险境地的人,结盟就是害自己还自己的同伴。

路上齐敏给芩谷介绍了另外两人,真雨,付清。

按照他们的修为等级,是后天七级,但是因为有光剑辅助,真正的战斗力大概跟普通练气二三层差不多。

而齐敏和齐斐两人一个快要进入先天境界,一个在后天九层,也只差一步就到十层后天大圆满。战斗力在练气四五层。

实际上除了真雨和付清,还有三人负责路上的预警和接引。

但是他们因为那一群银铠都……

初遇天合联盟的人时,他们正被一只地龙追杀,就上前解围。

清纯女生与纯色气球泳池写真

战斗中,对方说也是来自同一个文明星系,只是属于另一个合天联盟的。

在他们原本的世界里,云州和天合发展差不多,也有很多合作,还联合开发了一些矿星。

想来这次云州联盟收到这个生命星球的信息,他们也同样收到了,便先后赶来。

他们没想到会在这个地方遇到老熟人,顿时有种他乡遇故知,以及想要结盟的意思。

没想到才刚刚准备联手就发生了分歧,还折损了三人,最后还被几只怪兽困住,差点军覆没。

说到之前折损的三人,真雨此时还有些愤愤然:“……都怪阿欣太傻了,那怪兽本来是冲着那个女人去的,她奋不顾身帮对方挡下,人家却毫不顾及,只知道自己逃命…”只可惜她当时距离很远又被怪兽攻击,自身难保及分身乏术,眼睁睁看着好友生生被怪兽一口吃掉。

付清也是神情黯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一定要带一个蛋回去?就算是他们需要怪兽的基因序列,我们都有,也答应他们可以与他们共享。这次真是看错了他们”抱着怪物蛋就像是抱着一个信号发射源,在血月之下简直就像明灯一样,就差直接拉横幅告诉那些怪兽“快来吃我啊,我在这儿”

齐斐齐敏也神情黯然,芩谷也不知道如何安慰他们。

气氛压抑,一路沉默,专心赶路。

众人绕了几个街区,不出意外地又有几场打斗。

好在这些人身上穿着的银袍虽然能抵御血月原力的侵蚀,但是在这片充斥着浮躁血腥的原力世界中又是那么的凸出和醒目。

反而她可以控制自己身上的灵力波动,就像一个隐形人一样。

所以齐敏等人首当其冲成了怪兽的攻击目标,而芩谷却是毫不含糊地暗戳戳偷袭,一击一个准,比光明正大合击爽快多了。

默契的配合让几场战斗异常顺畅,让压抑的气氛逐渐好转。

付清走在前面突然停下脚步,一边伸手拦住后面的人,压低声音:“不好,有钻地龙的气息…”

几人神情凝重起来,那钻地龙最厉害之处在于身上披着类似于鳄鱼一样的鳞甲,上面带着坚硬锐利的凸起,能在地下穿行,然后设置陷阱。

只要进入陷阱,就会掉入对方搞出来的深坑,对方庞大的身躯直接往坑里一滚儿便结束战斗了。

之前折损的三人,除了一人为了替对方挡攻击死的,另外两个便是掉进了地龙的坑,那地龙布满尖刺的身体往坑里一砸…

芩谷初来,接触的怪兽不超过十种,她的确感应到怪兽的气息,还以为和之前一样,趁着怪兽攻击时自己搞偷袭。却没想到潜伏在这里的竟然这样的东西。

她说道:“我们已经进入对方的地盘了,你们别急,跳到旁边那个立柱上去。”

话音未落前面乱七八糟的街道突然陷落,周围的东西纷纷掉落,就连芩谷几人站立的地方也开始塌陷。

好在这里是陷坑的边缘,齐敏几人慌忙跳上节立柱上,正好卡在边缘。

芩谷则是站在一柄飞剑上。

轰隆隆——

伴随着无数房屋和重物倾塌的声音,在旁边房屋纷纷倒塌激起的层层的灰尘中,一个披着黑色鳞甲,在血月下泛着暗红色光芒的怪物,匍匐在地上潜行而来。

然后从纷乱中冒出巨蟒一样的脑袋,血红的眼睛往四周一扫,便注意到深坑边缘的众人。

竟然没有掉落到自己布置的陷阱里?

嚯嚯——

猛地长大了蛇口,从腔体中发出气体压迫的声音,然后身体扭动,足有两三米直径的巨大尾巴横扫而来。

尾巴所过之处周围的房屋就像纸糊的一样,尽皆拦腰而断。

芩谷丢下一句“你们小心”便御剑而上,这玩意儿的破坏力比那些牛头蜥蜴怪还强,若是让对方折腾下去,那么大家就只剩疲于应付的份了。

所以必须快刀斩乱麻。

齐敏等人紧张又带着恐惧的喊声被芩谷抛在脑后,直接扑向地龙的脑袋。

噗——

就在芩谷快要靠近时,一窜血色火焰从蛇口中喷出。

火苗燎到芩谷的能量罩,一下子折了上面近三分之一的能量。好厉害的攻击,跟自己三昧真火的威力都不相上下了,只不过是属性不同而已。

那地龙尾巴扫过,没能把齐敏等人撩倒,喷出火也没烧到芩谷,顿时怒了。

甩动尾巴扫了几圈无果后,蛇头立了起来,就像鸡啄米一样攻向芩谷。

蛇的攻击是快,但是对方体型太大,且芩谷的敏捷也不在对方之下,所以地龙几次落空。

再次张开巨口,朝着芩谷吐火焰:噗——噗——噗

一直喷啊喷,在空中划出一片血红的火海出来,炙热的高温就像把空气都点燃了一样。

Tagged :
头像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