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对对,奶奶不哭不哭,奶奶要笑。”

老妈流着喜悦的泪水,牵住叶凡的手,欣慰道:“儿子,妈从来没有放弃你,因为妈知道,你一定能改过自新!好儿子……”

“妈!”

叶凡眼眶也湿了,跪在床边,把头轻轻搁在在老妈的腿上。

老妈泣不成声,董玥君也忍不住抹拭着泪水。

老爸仰着脑袋转过身去,仿佛想让眼泪流回去。

依依见一家人哭作一团,小鼻子一抽一抽,“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跟这小丫头的撕心裂肺一比,叶凡他们的眼泪就跟玩儿似的。

老妈见状,连忙抱起依依,小声安慰。

小丫头不知道怎么回事,哭得太凶了,感觉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一家人顾不得感慨,围着依依忙得团团转。

好不容易安抚下依依,老妈才让老爸把房产证收好。

让宅男入迷的MM性感身段

叶凡抱着依依坐在床边,董玥君靠在他的肩膀上。

“妈,你别担心我们了。”叶凡握着董玥君的手,“我和小君已经合好了。她来的路上还说,争取再给您生个孙子。”

老妈老怀欣慰,喜笑颜开,“好,好,好!小君,辛苦你了。”

“妈,我们应该的。”董玥君脸蛋一红,柔媚的嗔了叶凡一下,“八字还没一撇的,说的那么早做什么!”

叶凡尴尬的挠挠头,对怀里的依依笑道:“宝贝,爸爸、妈妈给你生个弟弟,好不好?”

依依抽泣的点点头,脸蛋红扑扑的,像个圆润的小苹果。

忽然,她开口问道:“粑粑……那,那大姐姐怎么办?她也说……也说要给依依生个弟弟。”

这话一出,老妈和董玥君的脸色瞬间变了。

叶凡心头一紧。

艾玛,闺女卖我!

老妈皱着眉头,惊异的问道:“小凡,依依说的那个大姐姐是什么人?你为什么要跟她生孩子?”

“妈,你别听依依乱说,童言无忌。”叶凡面色囧然,“那是我的合伙人,当时我跟小君闹矛盾的时候,我和依依寄住在她家。依依很喜欢她,大家就开玩笑来着。”

老妈微微松了一口气,“那就好。你现在是有老婆的人了,千万不要在外面乱来,否则让小君受了委屈,我绝不放过你。”

叶凡心里很乱,连连点头应付。

董玥君没有说话,松开了环住叶凡的手,神情变得患得患失起来。

叶钟华在客厅打电话给亲戚们报喜,笑声很大,就像十年前叶凡考上大学一样。

过了半个多小时,他才背负双手晃晃悠悠的走回屋子,嘚瑟的笑道:“孩子他妈,你猜怎么着,阿斌听说小凡生意做的不错,想来滨海找他合作,一起赚钱!”

“阿斌?”老妈一愣,皱起眉头:“阿斌不是在老家做房地产么,怎么想到滨海来了?”

“他说老家的房地产开发得差不多了,得换个战场。我们滨海很好发展,他从小就希望能到这里做生意。”

叶钟华哈哈笑道:“他是你的外甥,难道你还不了解他么?”

“阿斌打算找小凡做什么?”老妈的表情愈发的纠结。

“小凡不是开了个蛋糕店么,阿斌说这个非常好,市场大,来钱快,他打算入股,加快发展!”

老爸眉毛跳动不已,“小凡,阿斌是你表哥,你可得好好关照一下!”

老妈对叶凡微微摇了摇头,随后怒斥叶钟华:“小凡也是跟在别人身后做事的,你别瞎答应我哥!”

“怎么了?”老爸不解,“阿斌手里有不少资金呢!”

“你懂什么!”老妈不好多说家里人的事端,扭头对叶凡说道:“小凡,你表哥要是联系你,你千万悠着点。”

叶凡对于阿斌表哥印象不深,只记得小时候跟老妈回老家,他经常带着自己去别人家鸡窝偷蛋,要么就是去镇上承包的甘蔗田里挖甘蔗。

“妈,表哥挺有趣的,怎么了?”

“那小子早些年在外面发了财,别人都说他是空手套白狼,不出钱还把商业机密卖给竞争对手。

后来回老家跟同乡做生意,撬了好些的墙角走。我不好说什么,你知道就行。”

老妈白了叶钟华一眼,低声哼道:“要是因为你坏了小凡的前途,你连后悔的地儿都没有!”

“还有……还有这种事儿?”老爸也有些吃惊,“阿斌平时看上去挺直的!”

“知人知面不知心。”老妈对娘家人似乎怨恨蛮大,“你也不想想,这些年咱们拢共才向我哥家借多少钱,年年可劲儿的催债。要是阿斌真那么能耐,会在意这点钱?”

叶钟华欲言又止,讪讪说道:“阿斌不是解释了么,这几年资金周转不灵……”

“十万块钱能对他的生意有什么影响!”老妈连连摇头,对叶凡苦笑道:“小凡,这是你的事情,千万要谨慎!”

“知道了。”叶凡点点头,“蛋糕店那边我没什么权利,如果表哥想做其他事情,我可以帮他走走门道,至于能不能成,就看他自己能耐了。”

“哎,这倒可以。”老妈点了点头。

叶凡看时间不早了,便告辞离开。临走前,叶凡向老妈提了个要求。

他家在陆角洲有一套学区房,将近一百个平方,三室一厅,坐北朝南,位置很不错。

最为关键的是,这套房子离中心商城和盛达广场都不远,走路只要二十分钟。

如今叶凡手头宽裕了,自然想给依依提供更良好的学习环境。虽然她还没到念小学的年纪,但是这种事情还是早做准备的好。

对于这种要求,老爸老妈怎么可能不答应,当下把事情敲定下来。

今天叶凡买房的时候,用的是老爸老妈的身份证复印件。

回到家里,叶凡哄依依睡着后,便来到董玥君的房间。

董玥君的神色在老爹老娘家就一直不对劲,回了家也没有主动和叶凡说话。

叶凡有些好奇,躺到她身边低声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董玥君拉着叶凡的胳膊,静静的靠在他的肩膀上。

Tagged :
头像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