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颖儿摸着脖子上的勒痕,抹着眼泪坐到另外一头,恨恨地看着熟睡过去的叶凡。

“你这个大坏蛋……”

从小到大,她到哪里不是被人当做宝给供起来,何曾被人这么对待过。

叶凡没心没肺,一觉睡到第二天早晨。

醒来一看,房间里居然没了紫颖儿的踪影。

“艾玛,这女人自己跑了?”

叶凡心头一沉,连忙床上衣服裤子跑下楼。

老头捧着一个收音机听歌,摇头晃脑似乎很享受。

“大爷,昨天跟我开房的女人呢?”

“一大早就被别人接走啦。”老头从抽屉里翻出两张百元大钞,“对了,她还给你留了两百块钱,房钱也付过了。”

“多谢大爷。”叶凡连忙接了过来,心里谩骂不止。

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古人诚不欺我。

金色稻谷中的秀丽女孩

紫颖儿啊紫颖儿,我对你那么仗义,你特么的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恩将仇报!

不过还好紫颖儿给叶凡留了两百块钱,否则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出去。

老王镇每天都有拉菜的私家车去滨海售卖,叶凡搭了趟顺风车,讨价还价近半个小时,最后敲定一百块钱。

回到滨海,叶凡立马赶回董玥君的家。

此时时间还比较早,大家都在睡觉。

叶凡冲了个澡,悄悄爬到依依的房间,把她抱在怀里假装睡觉。

依依转了个身子,没有察觉。

叶凡微微吁了一口气,低头继续睡。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门忽然被打开。

“叶凡,你回来了?”

是董玥君的声音。

话音一落,依依便一个激灵,一边轻呼“粑粑”,一边转过身来。

叶凡睁开眼睛,呵呵笑道:“晚上回来的时候,你已经睡着了,我就在依依这边睡了。”

“呀,粑粑,你怎么跟依依睡在一起啦?”

依依见自己所在叶凡的怀里,小脸蛋上笑意浓倦,抱着他的脸狠狠亲了一口。

“昨天爸爸没回来陪依依,爸爸又要跟依依道歉了。”叶凡愧疚的说道:“爸爸保证,这两天跟依依在一起,就算出去也带着依依,好不好?”

“嗯。”依依吐了吐小舌头,“昨天依依说要等粑粑回来,结果先睡着了,粑粑不怪依依吧?”

“不怪不怪。”叶凡连连摇头。

董玥君看着叶凡跟依依就像一对小情侣似的腻歪,心里颇为吃味:“叶凡,你怎么回来也不跟我说一下!”

“哈哈,看你睡得那么熟,我怕打扰你呗!”

“是吗?”董玥君哼哼一声,“我昨天白天睡了太久,晚上失眠,凌晨三四点才睡……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这个……”叶凡讪讪一笑。

依依抱着叶凡,如同护犊子的小老虎,咿呀叫道:“麻麻,粑粑出去工作那么辛苦,你不要骂他!”

董玥君翻着白眼,“我才没有骂他呢!”

“得得得,算我错了,今天中午带你们去吃大餐赔罪。”叶凡呵呵说道,“下午咱们带依依和诺诺去游乐园玩,怎么样?”

“耶!”依依大喜,兴奋地从叶凡怀里跳起来。

“好吧。”董玥君本来还想和叶凡单独相处,可是看着架势,估计是没戏了。

诺诺睡在床里面,小鼻子一吸一吸的,额头紧紧皱在一起,显然被叶凡他们吵到了。

叶凡看了看钟,把依依抱起来,悄悄走出房间:“嘘,小声一点。小诺诺还在睡觉,别吵着他。”

“好。”依依有样学样,压低声音,“粑粑,你走路轻一点,诺诺弟弟昨天晚上做噩梦了,好晚才睡呢!”

“你怎么知道?”叶凡一愣。

“依依睡了一半起来上厕所,看到诺诺还没睡呀!”依依说着,捂住叶凡的嘴巴,“粑粑,我们出去再说嘛!”

“嗯嗯。”

一大一小就跟特务似的,看得董玥君啼笑皆非。

三人离开房间,董玥君去厨房准备早点,叶凡抱着依依在浴室洗漱。

吃完早饭,叶凡抱着依依在沙发上看电视,董玥君陪在身边,和叶凡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十点钟,小诺诺忽然在房间里哭了起来。

叶凡连忙起身跑进房间,只见小诺诺抱着胳膊,泪流满面。

“怎么了?”

叶凡赶紧把他抱起来,“诺诺,怎么忽然哭了?”

“麻麻,我想麻麻。”小诺诺吸着鼻子,趴在叶凡怀里,“粑粑,你带诺诺去找麻麻,好不好?”

“这个……”

叶凡暗暗咋舌。

李若昕说,林婉清最近非常忙,已经有三周没偷偷来看诺诺了。

小诺诺从小到大都是林婉清带着的,对妈妈非常依赖。

他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离开妈妈,和叶凡生活在一起。

小诺诺很懂事,他可以为了妈妈,委屈自己。

可是,这次时间实在是太长的,长得让这个小家伙变得非常敏感。

“粑粑,我想麻麻……”小诺诺的睫毛湿漉漉的,乌溜溜的大眼睛可怜巴巴的望着叶凡。

叶凡想了一会儿,低声道:“好,我跟你妈妈联系一下。”

“真的吗?”

“真的!”

叶凡抱着诺诺探出房间,跟董玥君交流了一下眼神。

董玥君失去了记忆,知道诺诺是叶凡的养子。

其实就算她没失去记忆,她跟诺诺也不会很亲近,以前见依依的时候,她只是顺带着看看他。

“你先给诺诺的妈妈打个电话吧,我和依依在家里等你。”董玥君笑了笑。

“嗯!”叶凡关上房门,拨通林婉清的电话。

对于陌生号码,林婉清一般不会接。

叶凡连打了好几个,她才接起来。

“哪位?”林婉清的语气很警惕。

“是我。”叶凡压低声音。

“你……叶凡?”林婉清顿时一惊,连忙低喝道:“你这死人,上哪里去了?你知道不知道,我给你打了多少个电话,发了多少条短信?”

“不知道。”

叶凡撇了撇嘴。

他的手机在黑熊沟基地,信号完被屏蔽,怎么可能收到林婉清的信息?

“你……”林婉清被噎了一句,愤愤不平的哼道:“我还以为你死了呢!你现在在哪里,回滨海了没有?”

Tagged :
头像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