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婉清的丈夫是个商业天才,同时也是对滨海的局势非常敏感。

他很清楚,自己的事业越做越大,处境便越危险。

再加上李家的长辈实在是不成器,不仅不帮忙,反而还伙同其他势力,来荼毒自己的侄子。

从前如此,现在一样,他们从没有放弃对诺诺身上的那些股份的窥窃!

可是,林婉清的丈夫没有的选择,他明知自己必定会沦为商业斗争的牺牲品,也必须顶上去。

结果,他死了,死在了自己的家人手里。

他不知道,李展斌、李庆芳他们也没想到自己的侄子会死,他们只是想借其他势力的手,逼迫他放弃股份。

谁知,他居然如此硬气,死也不肯放手。

而且,那股势力的杀手也相当狠辣,说杀就杀,一点回旋的机会也不留。

对于这件事情,李家那些叔伯长辈止口否认。

但是林婉清心里很清楚,罪魁祸首就是李展斌他们和青门的三大长老!

如今,李家的那些人被叶凡收拾得服服帖帖,青门的三大长老,也先后被叶凡解决。

秋色下的秀丽少女

自己的仇人,死的死,残的残,活下来的唯唯诺诺。

可以说,林婉清前夫的大仇,已然得报!

这一切都归功于叶凡!

林婉清扑在叶凡的怀中,抽泣不已。

叶凡很是惭愧。

他之所以解决那些人,并不是为了帮林婉清报仇,只不过叶凡不能说自己是在帮军区、帮国家做事。

“好了,没事儿了。”叶凡轻轻拍了拍林婉清的香肩,淡淡笑道:“现在当务之急,是赶紧把股值拉回来,顺便反杀青云集团!”

“嗯!”

林婉清抬起头来,连忙给李怀国打电话。

李怀国在得知青门覆灭的消息之时,整个人处于懵逼状态,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他很快意识到,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当下,他便向林婉清申请一笔资金,想从股市入手,瓦解青云集团的经济攻势。

林婉清自然不会拒绝,立马给他打去两百个亿。

李怀国手握两百亿的巨款,再度懵逼。

他很清楚李氏集团的财务状况,林婉清根本不可能拿出这么多钱来。

也就是说,这笔钱肯定是叶铭出的!

李怀国没有浪费时间,立马把所有资金投入市场,将李氏集团的股值硬砸了回来。

现在青云集团没有了领头者,没有了后援团,已经无力同李氏集团对抗。

只需再等几天时间,青云集团不用外力干扰,自己就能内乱。

到那时,李怀国就可以大展拳脚了!

林婉清挂断电话,转身扑进叶凡怀抱。

“叶凡,谢谢你在我身边,谢谢你……”

她的心彻底安定下来,继而涌起一种前所未有的疲惫感。

这段时间林婉清太累了,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几乎将她推向了崩溃的边缘。

她很庆幸能结识叶凡。

如果不是叶凡,她自问,绝对不可能撑这么久!

叶凡暗暗叹息一声,轻轻摩挲着林婉清的后背。

这个女人把自己最软弱的地方展露在自己面前,她以为自己给她带来了希望和未来。

可是,等到军区结算总账的时候,李氏集团注定会重新洗牌,她和李家那些人的下场,恐怕好不到哪里去。

那时,自己应该怎么面对她?

林婉清躺在叶凡怀中,逐渐迷离,与叶凡拥吻起来。

叶凡没有拒绝,将她懒腰抱起,粗暴的享受着她的感激之情。

豪华套房中顿时堆满柔情,喘息声与叫呼声此起彼伏,强烈高亢。

第二天,林婉清从睡梦中醒来,叶凡已经离开了。

在床头柜上,留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李氏集团事了,我得回去了”。

林婉清将纸条抚在胸前,眼眸淌下两行清泪。

因为青门的事情,叶铭得避一避风头,这个身份短时间内最好不要再用。

接下去的一个星期,青云集团的股值狂跌,李氏集团趁机收购了大量青云集团的股份。

青云集团收拢了上百亿资金,可依旧入不敷出,到最后,甚至卖出了新港码头的股份。

林婉清当机立断,以平价收购,大赚特赚。

青云集团从此退出滨海商业顶级集团的行列,沦为二三流的小企业,守着一些工厂度日。

而李氏集团一连收购了青云集团极其旗下数十家产业,再加上之前在新港地区收购的地产,市值从最低谷的一百多个亿,瞬间涨到七八百亿。

只要那些新港地产投入建设,集团破千亿大关绝对是板上钉钉,甚至有机会直奔两千亿!

转眼间,又过了一个月的时间。

春节即将来临。

叶凡在李氏集团的工作进展非常顺利,滨海市场愈发的稳定。

有了李氏集团这个新兴的商业巨头,外企协会不敢轻举妄动,生怕动作太大引起政府的关注。

上官流云对叶凡的情报工作非常满意,准备在年底给他记一个大功。

叶凡得知后十分激动。

他不是军区的人,却还能收获这份殊荣,对他而言意义非凡。

青门的事情并没有给叶凡带来什么麻烦,甚至没有谁追究他的责任。

官面上,少了青门这个祸害,社会安定许多。

社会上,老百姓没有了附庸青门的那些二混子骚扰,一片祥和。

在这个月里,叶凡来回于李氏集团和诺梵餐饮之间,一边震慑着李家那些白眼狼,一边发展自己的生意。

李氏集团现在好多了。

虽然李展鹏、李庆芳他们还是对林婉清很有意见,但已经不敢拿到明面上来说。

因为李氏集团先进的大股东,已经不是林婉清了。

“叶铭”在李氏集团和青云集团乱斗之际,以当时的股值注资了五百亿,占有李氏集团百分之七十的股份。

按理来说,别说五百亿,只要两百亿就能直接拿下李氏集团!

可是“叶铭”没有这么做,而是只拿了七成的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

这一手林婉清做的非常漂亮,让李家那些人根本不敢废话。

他们永远都不可能做到,这个“叶铭”,其实就是林婉清!

李氏集团剩下的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李家众人按照原始的集团比例分占。

李家有的人原来是百分之三的股份,现在只剩下百分之一了。

这股份看似缩水了许多,其实他们的身价却翻了好几倍。

因为李氏集团如今的市值,已经超过了一千两百亿,是原来的五六倍之多!

李家那些土匪手里的股份少了,可分的钱却厚了,自然不会再跟林婉清对着干。

他们现在就怕“叶铭”身后的势力清盘结算,把股份部收走。

所以,现在林婉清开会,她说什么就是说,有的时候叶凡没有到场,他们还要委托林婉清帮他们带个好,俨然一副奴才相。

李氏集团如今的局面,空前和谐。

可是!

林婉清和叶凡都不敢大意。

李家的幕后黑手还没揪出来,他一定在蛰伏。

肃吾家族,海翼集团没有动静,他们绝对在酝酿其他计划!

滨海这块肥肉,他们不可能因为青门和青云集团的覆灭,就这么放弃!

虽然李氏集团已经破了千亿资产,可是在肃吾家族和海翼集团面前,还不够看。

要知道,华夏的商业巨头,市值单位大部分都是以千亿、万亿来的。

李氏集团虽然在这段时间崛起,但论综合实力也就是个入门级,连华夏企业前百都进不去。

而肃吾家族和海翼集团,都是过万亿的大势力,李氏集团在他们面前,依旧弱小。

年关前一周,李氏集团搞了年会,发下去十个亿现金作为年底奖金。

不论是在册的正式员工,还是恒华夜总会那些门面店的小店员,都拿到了一笔不菲的年终奖。

年会分了十几个场地,参加人数达到八千多人,从早玩到晚,场面非常热闹。

叶凡在年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就悄悄溜了。

今天幼儿园正式放假,他得把两个孩子接回家去。

来到贵族幼儿园,叶凡参加了年底的家长会,园长反复交代寒假期间应该注意的事宜。

放学时间一到,孩子们欢呼着涌出幼儿园教学楼。

这些孩子对过年没有特别的概念,但是放假、美食、游戏,对他们的吸引力却无比的大。

在他们的世界里,过年就是爱怎么玩怎么玩,不用再每天定时准点的上课了。

“粑粑!”

“粑粑!”

依依和诺诺手牵手跑出幼儿园,一左一右扑进的叶凡的怀里。

由于李氏集团的工作暂时没什么进展,叶凡空出了许多时间来陪孩子,所以双方的感情得到极大的提升。

特别是小诺诺,他在叶凡面前已经不提林婉清了,反正“爸爸”几乎填补了他内心的所有小寂寞。

再加上依依、叶钟华、老妈等人的陪伴,他不再孤单。

“哎哟,小诺诺现在力气都这么大了,爸爸快给你撞散架了!”

叶凡哈哈一笑,摸了摸诺诺的小脑瓜,随后抱着两个孩子,来到老师面前道了谢,说了几句便告辞离开。

他来到停车场,刚把孩子们送到安座椅上,旁边忽然走来一道丽影。

“咦?”叶凡一愣,“你也来了?”

“嗯,上周依依跟我说了,今天要开家长会。”董玥君淡淡一笑,挽了挽耳畔的青丝,“我来的比较晚,坐在后排。”

Tagged :
头像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