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凡跟董玥君说了很多,在最坏的情况下,把所有的事情都交代了。

可是,董玥君心里很不是滋味。

叶凡,安排好了所有人,那我呢?没有了,我又该怎么办?

“小君,若是我没回来……林轩毅的病恐怕就危险了。”叶凡想了想,“待会儿我就去找他,把他体内的血毒清理掉。

可能这次我无法清除太多,不过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不会有生命危险。凭沈碧琼的手段,应该能找到治愈的方法。”

董玥君幽幽的看着叶凡,眼中泪水好似水晶一般,一滴一滴的往下落。

忽然,她扑进叶凡怀里,紧紧搂住他的腰部,哽咽道:“叶凡,不要了我吗?求求,不要丢下我……”

叶凡心头狂震,轻轻抱住董玥君的身躯,柔声道:“傻女人,我……我从没有不要……”

董玥君如今的记忆一直没有恢复,只对以前熟悉的人比较亲近。

而叶凡给她的感觉,非常复杂。

爱与恨的程度不相上下,有时情重得让人炙热,有时冷漠的让人窒息。

董玥君知道,这是她对叶凡爱到了极致的感受。

清纯系美女

而叶凡,对她表现出来的关心和爱护,也远远超过了寻常朋友。

她心里明白,叶凡也爱着她,只是那一纸离婚证书,将两人分离在各自的海岸线。

此时,叶凡说出了那句让董玥君无比渴望的话。

她所有的情感终于汇流,心头被一股幸福填得满满当当。

“那……为什么要跟我离婚!是因为……李小姐吗?”

董玥君流着泪水,嘴角带着笑意,眼中饱含遗憾,表情古怪到了极致。

“也不全是因为她。”叶凡低叹一声,“小君,我们之间存在太多的误会,不是一言两语能够说清楚的……”

叶凡还没说完,嘴巴就被董玥君伸出的玉手捂住。

“叶凡,我只问,如果没有李小姐,愿不愿意跟我复婚,今生今世再也不分开?”

“愿意!”

叶凡没有犹豫,立马点头。

董玥君笑了,笑得是那般开心,笑得是那般痛心。

她不记得以前自己和叶凡有多少误会,可是现在,她后悔了。

她不想离开叶凡,是她亲手将这段原本完美的爱情给毁掉的。

“小君,不管怎么样,我都谢谢!”叶凡低叹一声,“我原来是个废物,意志消沉,不求进取的废物!

因为和依依,我才开始改变。

我承认,变成现在这样,有些跑偏了,但是我希望知道,不管我变成什么样子,我依旧爱着们,爱着爸妈。

这份爱,无比深沉!”

“嗯!”

董玥君把头伏进叶凡怀里,无声的流着泪水。

在此刻,她是幸福的!

“小君,现在我需要来承担这份深沉的爱……”

叶凡轻轻吻了吻董玥君的额头,“如果我不能回来,希望能把依依抚养长大,把她培养成一个善良的人!”

“嗯!”董玥君只是点头,泪水沾湿叶凡的衣襟。

在书房外,林轩毅手里拎着一份打包来的美食儿,脸色异常铁青。

抓着袋子的两只手攥成一团,掌心溢出了斑驳的血迹。

随着时间的流逝,天逐渐亮了。

后院忽然盈光一闪,罗天洪的大嗓门随之响起。

“搞定了!”

话音一落,叶凡等人的身影出现在后院。

罗天洪手里抓着一卷蓝色封皮的古籍,递到董玥君手里,“董丫头,看看咱们做的像不像?”

董玥君手中泛起一层淡淡的武劲,往古籍中一抹,脸色顿时一喜,“至少达到了三成类似!”

“哈哈,那就好!”罗天洪哈哈一笑,对叶凡说道:“叶凡,有这本伪造的《血魔功》,能换回的家人了吧?”

“嗯,应该没问题。”

叶凡点点头,随后将齐瑶联系自己的事情,告知罗天洪、林墨崐、吴东林三人。

林墨崐脸色一沉,“这么说来,他们已经在海外了?”

“不错。”叶凡昂起下巴,说道:“林前辈,潘叔、罗教官、杨教官他们的身份特殊,不宜明目张胆的进入邻国海域。

所以,我还想请跟我走一趟!”

“就我一个人?”林墨崐皱起眉头。

“不,还有小君。”叶凡淡淡一笑,“只有我们三个,不知道有没有胆子跟我们去?”

“小子,别给我使激将法!”

林墨崐是何等的聪明,立马猜到叶凡请他同行的目的。

“前辈,我的激将法对应该无效吧?”叶凡反笑道:“虽然咱们有了伪造的意识功法,但是无法保证血魔宗的人不会下杀手。

所以,这次行动还是有一定危险性的。

我一人独往,犹如待宰之鱼,底气颇显不足。要是有前辈同行,我也能装得像一点!”

“叶凡,老朽活了这么多年,从未贪生怕死。既然没什么胆量,那我就陪走一遭!”

林墨崐鼻端一哼,答应下来。

“好。”叶凡摸了摸下巴,“不过,去岛上只是我们三人,但接应的实力必须有所保障。

我希望林前辈和吴前辈能说动左院的那些高手,与我们一起去。他们不用登岛,只需提防血魔宗的后手。

至于海域边境,潘叔他们会派军舰护卫,不用担心!”

“小子,就算没军区的人,我也敢陪杀入三文岛!”林墨崐冷冷一笑,扭头看向吴东林:“吴老头,敢不敢?”

“敢,为什么不敢?!”吴东林捏着拳头,“老朽就等着和血魔宗的人大杀一场呢!”

“好!”叶凡深深吸了一口气,“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东阳码头!”

东阳是池鹰和季群的地盘,随时可以调拨出海船只。

原本叶凡打算请林婉清帮忙,可是这女人最近跟肃吾家族走得太近。

万一她知道了自己的打算,跟肃吾家族透露几句,恐怕会打草惊蛇。

而此时在场的林墨崐等人,无一不是跟血魔宗有血海深仇。

叶凡就算跟他们不对盘,也能同一阵线,肯定不会背后挨刀子。

“行,我们收拾一下,便去东阳!”

林墨崐沉声说道,随即和吴东林前往叶家祖宅左院,做动员工作。

隐世古族很少跨越地界。

即便这次情况特殊,他们也得说明白。

要是有些武族的人不愿意走,他们不能强求。

叶凡见林墨崐和吴东林离开,对潘云海说道:“潘叔,装备和接应的事情,就麻烦咱们军区了!”

“放心,我已经让庞毅他们回南江调集海军了。”潘云海点点头。

“走吧,先去东阳,我和老杨、老罗先回军区,咱们在东阳码头东方的墨鱼岛碰面。”

“嗯。”

叶凡从董玥君手中接过《血魔功》,踏出叶家祖宅。

东阳三刀鱼市场,池鹰和季群惶惶恐恐的把林墨崐等人迎入会客室。

他们也算是半个江湖人,自然知道林墨崐这些老家伙在滨海的威望。

池鹰和季群安排了几个懂事的小妹来泡茶,告罪一声,拉着叶凡溜到办公室。

“叶兄弟,这么多武林前辈来了,怎么不早点打招呼!”季群满头冷汗。

在会客室的那十来小老头,无一不是七倍极限以上的高手。

在他们面前,池鹰和季群感觉自己就像是汪洋里的一叶扁舟,随时都有翻没的可能。

压力好大啊!

叶凡淡笑,“池老哥,季老哥,我这里出了点问题,需要他们帮忙。们别担心,我们就借个船,待会儿就走!”

“叶兄弟,咱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池鹰皱了皱眉,低声问道:“是不是遇到什么大麻烦了?刀山火海,只要兄弟一句话,我们绝对没二话!”

他们跟叶凡也算是经历过生死,知道他的性格。

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他不会喊上这么多高手。

虽然池鹰自知实力不济,但是做点其他工作,还是可以胜任的。

“池老哥,这事儿们别掺和了。”叶凡摆摆手,低叹道:“只需借我一艘能远洋的渔船就行!”

“有没有吃水量的要求?”池鹰问道。

“不用太大,但是得快,得稳!”

池鹰和季群对视一眼,轻轻的点点头。

“叶兄弟,要远洋快船,寻常的渔船太慢,作用不大。我和老季有一艘改装的游艇,时速可以达到六十节,续航两千海里没问题!”

池鹰沉吟道:“我们哥俩也没什么能帮的,这艘游艇拿去使。”

游艇的价格极高,动则就是大几千万甚至上亿,更别说改装的了。

池鹰和季群在东阳混了这么多年,估计赚的钱大部分都砸进这艘游艇里了。

叶凡没有跟他俩矫情,“那就多谢两位老哥了!”

“老季,去把游艇开出来。小心点,别被海上的条子发现了!”

“好嘞。”

半个小时后,叶凡等人在池鹰的带领下,来到海边的一座小渔楼边。

这里离码头有五公里,人迹罕至。

众人进了渔楼,顺着楼梯往下。

楼下衔接海洋,有十米高,一百多平米大,周围散放着许多机器部件。

在中间位置,停靠着一艘两层游艇,通体墨黑,船体大约十五米长,五米宽。

池鹰和季群是游艇改装爱好者,原本三十节的速度,提升了一倍,续航能力更是翻了四倍。

游艇不算豪华,但是船舱宽敞,十几个人进入其中丝毫不觉得拥挤。

Tagged :
头像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