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影要塞,不,现在应该叫作末日阴影要塞,大规模的扩建刚刚开始。

威廉站在要塞最高处,看着自左右两侧同时开始的扩建工程,哪怕是一向矜持的他,也禁不住面露微笑。

这时天空中传来轰鸣,三艘登陆运输舰冲破风暴层,向着要塞飞来。它们外表有多处破损,但主体结构仍然完好。威廉眼中流露出满意之意,有了这三艘运输船的物资,他就能扩建最急需的冶炼工厂,大量加工金属。

威廉身后楼门打开,约瑟夫走了出来,来到威廉身边,说:“寒武纪有了新发现,猜猜是什么?”

威廉微微一笑,道:“你这么说,一定是好事。”

约瑟夫哈哈大笑,说:“矿脉,是矿脉!一座铜矿,离我们不到200公里。只不过它埋得有点深,我们得挖下去000米才行。”

威廉笑意更加明显了,“真是个好消息。我们需要大量的铜,而且铜矿中往往会伴生大量稀有金属。我们就不会缺战略金属了。”

“唯一的问题是,什么时候去挖。”

威廉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凝思许久,才说:“想要采矿的话,光是一个矿业基地是不行的,至少得是我们目前的规模,才有可能顶得住兽潮进攻。”

“算了,有矿就是好消息,不然的话,我还……”约瑟夫话未说完,忽然抬头,就见又一艘运输舰从风暴云层里冲了出来!

它看上去十分凄惨,外挂装甲几乎部消失,连船壳都受损严重。三具主引擎有两座已经烧毁,姿态引擎也损失大半。失去大部分动力的运输船,一出云层就急速下坠,好在舰长水平高超,直接将运输船切换成头上尾下的模式,开启唯一的主引擎对抗引力,这才令下坠减缓,成功在离地面不到100米处悬浮。然后运输船以姿态引擎推进,缓缓向要塞飘来。

“又多了一艘运输船!”约瑟夫大喜过望,立刻下令:“空中的运输船停止降落,起降场部留出来。损管和医护部队马上到起降场待命!”

森系唯美短发女生逆光触寻户外写真

接近毁的运输船晃晃悠悠地飘进要塞,然后不断调整姿态,最后不轻不重地拍在起降场上。运输船上反重力装置明显毁,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成功着陆,堪称神迹。

“我去指挥抢救物资!”约瑟夫匆匆而去。

等他一走,威廉脸上的笑容再也抑制不住。这次的四艘运输船居然部成功登陆,实是奇迹。最后一艘运输船虽然损毁严重,但是主货舱保持完好,里面的货物应该都在。这一艘运输船,可就意味着一座新的小型工厂。

看来末日阴影这个名字,很快就要名符其实了。

威廉正在憧憬未来,忽然间约瑟夫以比去时更快的速度跑了回来,叫道:“情报!新情报!”

威廉依旧淡定,点开约瑟夫传送过来的情报,就看到原本兽巢的位置上出现一大片红色,如同淋漓的鲜血,并且在向这边徐徐涌动!

“这是,兽潮……”威廉的声音竟有了一丝不稳定。

约瑟夫却变得无比冷静,说:“看规模,可能是双a级的兽潮。来吧,准备战斗,我可不想死在这里。”

在最终的震惊之后,威廉也冷静下来,即刻下令:“按照最大覆盖范围,把所有的标枪导弹都给我射出去!立刻清空起降场,空中的运输船载有标枪导弹的优先降落。导弹一卸载立刻发射!”

约瑟夫等他命令下完,说:“希望在它们来到要塞下面时,能够只剩下80。”

威廉说:“我有把握让兽潮削弱四成!”

“希望如此。”约瑟夫不再多说,赶往要塞城墙,准备组织防御。

这时一枚枚标枪导弹腾空而起,迅速飞向远方。威廉目送导弹远去,这是他手上仅有的50枚导弹了。

不过正在降落的运输船又让他燃起希望,这艘船里显然载有标枪导弹。威廉迅速打开货单看了一眼,赫然看到的是整整200枚标枪导弹!

威廉脸上缓缓浮上笑容,自语道:“看来能削弱六成了。一个a级兽潮,顶多我不要那两个工地了。这些材料,2天就能补充回来。”

标枪导弹紧贴着风暴云层飞行,云层中屡次有阴影浮现,但是都追不上高速的导弹,只能眼看着导弹远去,然后慢慢缩回云中。

导弹群飞过大半路段时,迎面就看到了一群生物导弹。

两群导弹擦肩而过,彼此互望一眼。若是都有智慧,大概会互扔一句傻x,然后奔向各自的目标。

兽潮的生物导弹群终于飞到了末日阴影要塞上空,纷纷加速,呼啸着落向要塞。

“这么多!”城墙上,端坐在机甲中的约瑟夫脸色微变,然后下令:“开启‘伞’防御系统,力拦截!别让一枚该死的导弹落进要塞!”

要塞四角,各自升起一座大型武器塔,一枚枚导弹自塔内射出,迎向了导弹群。相隔千米时,这些导弹纷纷炸开,喷射出无数极细微的重金属颗粒,洒向前方的扇型区域,形状恰如倒开的伞面。

十几张巨型伞面,将要塞整个正面都保护起来。

金属颗粒速度极快,只要粘上,就能轻易击透导弹的外壳,深入内部破坏。

然而约瑟夫脸上笑容刚刚出现,便又凝固!

几乎所有的导弹都是一顿,明显被防御体系击中,然而其中有小半竟然还在继续向前,只是飞得摇摇晃晃。又有一部分导弹在空中四处乱窜,如同尾巴被点着的野牛。只有勉强超过一半的导弹被击坠。

“补充拦截!立刻!”约瑟夫高声下令,然后恨不得拍自己一巴掌,“该死,忘了它们是活的!”

若是人类的导弹,内部都相当精密,被哪怕是一粒金属颗粒击穿,都会当场爆炸。可是兽潮的导弹实际上都是战兽,被金属颗粒打几个小洞,只当是皮肉伤,咬咬牙还能坚持一下。

约瑟夫来不及多想,机甲已是火力开,拼命拦截漏网的生物导弹。

要塞主楼顶层,返回指挥大厅的威廉则是紧盯着代表着兽潮的红色。终于,他看到了红色变化,然后脸色大变。

Tagged :
头像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