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影要塞的指挥大厅内,已经落后了一个多世纪的寒武纪主脑终于启动。主脑的金属外壳上打开许多小孔,从里面射出多束激光,共同构建起一个球形的虚拟屏幕。

屏幕起初不断模糊和扭曲,但渐渐开始稳定,屏幕后的主脑本体逐渐消失,最后就剩下一个宛若时空通道般的球形虚拟屏幕。

屏幕上出现了阴影要塞的俯视图,清晰度随着时间在一点点提高。赫曼教授松了口气,打开个人终端,开始对主脑进行最后的调试。

寒武纪虽然落后,但是对于此前只能依靠微型主脑处理所有事务的阴影要塞来说,却是质的飞跃。要塞的建设和物资调度也就算了,多台微型主脑加上指挥员的个人芯片勉强能够处理。寒武纪的真正作用是预警和指挥。

在战斗中,寒武纪将实时评估敌人的动态和战场态势,做出预判,并且相应给各个部队下达战斗任务。以目前阴影要塞不足万人的规模,寒武纪完可以将战争操作精确到人。在这种层面的指挥中,就算是约瑟夫和威廉也比不过一台主脑。

主脑当然也有自己的局限,那就是对手会针对一个主脑的固有算法模型进行反向破解,开发出针对性的战斗模型。所以一般来说,在战场上主脑旁都会配有高级将领,并且在必要时候,将领的权限会高于主脑。

当然在四号行星上不存在这样的问题。兽群连什么是主脑都不清楚,更不用说针对性破解主脑模型了。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赫曼长出一口气,说:“调试部完成,非常成功。现在可以使用寒武纪了。”

约瑟夫和威廉互望一眼,下令道:“切换景模式,范围100公里。”

虚拟屏幕上再次出现阴影要塞的俯瞰图,不过这次旁边还多了两块小屏幕,分别是横向与纵向的剖面图,都延伸到地下。

随着命令下达,屏幕范围不断扩张,阴影要塞也变得越来越小。在两个剖面图上,原本地下部分是黑的,现在则逐渐有了色彩,显示出地层结构,慢慢向地下深处渗透。

寒武纪不断向周围发射震波,并且经由地下的传感器回收信号。随着数据的积累,景图的范围越来越大,细节也越来越清晰。

整洁素净姑娘光着脚丫上树

威廉随手在身前一点,又出现了一个屏幕。屏幕上数据滚滚而过,都是阴影要塞地下结构、成分分布的相关数据。在屏幕侧方,则是此前通过手工钻井方式取得的地层数据。两个数据进行比对分析的结果高度重合。

威廉十分满意,关闭了小屏幕。寒武纪侦测的范围和准确性都超出预期,这样在兽潮来袭时可以提供充足的预警时间,对于基地防御的意义不言而喻。

“接下来是极限测试。第一次测试范围是00公里。”赫曼教授说道。

随着指令下达,寒武纪运行的速度明显提升,开始发出低沉的蜂鸣声。

虚拟屏幕范围迅速扩大,阴影要塞很快就变成几乎看不见的一个小点。扩大的屏幕上到处是大片无意义的色斑和色块,但是很快就开始变得清晰,数据的完整度也在迅速提升。

大约40分钟后,景图终于稳定下来,可以随意选择任一部分进行分析或是缩放处理。而地下结构探测深度也已经超过百米,并且还在不断延伸。

约瑟夫随意切换了几种不同模式,看过之后,点了点头。

赫曼教授说:“第一极限测试成功!现在开始第二极限测试,测试范围500公里。”

景图再一次扩张,原本清晰的画面逐渐变成内层的一个圆,外缘则是一片黑暗。

片刻之后,景图外缘终于有所反应,开始出现图案。

一直紧张盯着景图的赫曼教授松了口气,擦了擦不知何时冒出来的汗水。

这一次景图清晰化的过程十分缓慢,几乎是一帧一帧地跳动刷新。好不容易,外层区域才大部分被色块填满,但还存在不小黑色小点,那是没有被侦测到的区域。

此刻的外层区域,就像戴了一层薄薄的面纱,隐隐约约的让人看不清楚。

不过约瑟夫、威廉和赫曼都不着急。只要最外缘出现色点,就说明寒武纪的侦测范围已经到了那里,剩下的就是不断补充完善数据。那只是时间问题。

约瑟夫刚想说个笑话,忽然间身一震,僵在原地!

威廉同样变成雕像。

他们看到,就在景图的外缘,有一片巨大阴影缓缓掠过!

刹那之间,他们的意识仿佛被什么重物击中,一片空白。等到回过神来时,那片阴影已经移出了寒武纪的侦测范围。

外缘区域原本已经探测了大半,但是在那片阴影出现后,所经过的区域又变成了黑色,宛如被橡皮擦擦去一样。

良久之后,黑色中才陆续有光点出现。

“刚才那是什么?”约瑟夫首先从震撼中惊醒,失声道。

威廉过了一会才回过神来,说:“你觉得,那东西是活的吗?”

约瑟夫苦笑,“我希望它不是,但是直觉告诉我,它应该是活的。”

赫曼教授骇然道:“它如果是生命体的话,身躯岂不是要超过三百公里?”

约瑟夫定了定神,说:“别忘了,那还只是它的部分身躯。”

赫曼教授惊道:“怎么可能?这可是行星表面,而且重力是母星的14倍。怎么可能有这么巨大的生物?这种生物应该只存在于宇宙空间才对。”

威廉叹了口气,说:“这颗行星上没法解释的事情多了,也不在这一件。”

赫曼教授忽然想起了什么,试探着问:“这是‘那个东西’吗?”

威廉摇了摇头,说:“其实我们也不知道‘那个东西’是什么。你过来时,他们没有跟你透露什么吗?”

赫曼摇头,声音转为低沉,说:“一个被派来送死的人,谁会把真正的机密告诉他呢?”

这时约瑟夫说:“也许我们对外探索的节奏,应该放缓一些了。刚刚那个发现,要报上去吗?”

威廉沉思许久,才说:“报上去吧,那已经超出了我们能够处理的范围。”

Tagged :
头像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