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凡听着老师的分析,旋即面色大变的道:“纯儿……会被我连累?不行,我们这就返回葬魂城,带上她一起离开!”

梁瑞说着的同时,一直观察着弟子的表情,若是对方为了保自己不顾妻子性命,那么这种弟子便不值得他栽培。

在赵凡话音落下后,梁瑞欣慰的点头,确实重感情。

随之梁瑞满不在乎的说道:“赵凡,你妻子那边无比担心,凭一个州府,还动不了她。”

“啊?”赵凡怔了一怔。

“清琳导师的背景,比州府还大。”梁瑞解释的说道:“其父为乱古疆域的首席阵师,与域主都是称兄道弟的,不知有多少州牧争相与之交好。你觉得,清琳导师会允许自己的弟子,任由建邺州牧那边欺负么?”

赵凡松了口气,他点头道:“那就好。”

“但是,杀子之仇,建邺州牧可不会因为你的妻子是清琳导师弟子就能放下了,他最多不会针对陈纯儿。”梁瑞话锋一转,凝重的说道:“知道你的处境了吧?”

“知道。”赵凡点头说道:“弟子不会给老师丢脸的。”

“都这时候了还说漂亮话,去搜刮战利品吧。”梁瑞摆了摆手。

赵凡笑着开始搜起了少州牧和徐大、徐二的尸体,花了一百个呼吸不到就刮完了所有能刮的东西。

光是元石,就有一万多枚。

清纯吊带美女手拿蛋糕清新甜美写真

而丹药也有许多。

至于宝物,除了三件玄阶元兵外,没什么有价值的。

赵凡连那三件元兵都没拿,直接嫌弃的无视了,就取了元石和丹药。

随后,梁瑞抬起手一勾,徐大和徐二的尸体顷刻间化作了灰烬,至于少州牧的尸体,却是原封不动。

他开口说道:“小凡,你搜刮的那些元石中,将其中那枚沾染了些许蓝色的拿出来,毁掉。”

赵凡不明所以的检查了下,确实有一个这样的元石,他疑惑不解的问:“为什么?”

“因为它上边有少州牧临死前种下的灵魂印记,这东西很难被察觉到,而建邺州牧却可清晰的感应到其存在,若是随身携带,就相当于无时无刻不在暴露自己的位置给建邺州牧,明白么?”梁瑞的眼神透着一种意思,你,还是太年轻啊……

赵凡闻言一惊,若非老师有见识,恐怕自己被建邺州牧追上杀了都不清楚因为什么。

由此可见,战利品再好,都不可疏忽大意,不然真的会阴沟翻船。

就这样,赵凡和梁瑞返回了撕天狮身后拖着的车驾上,后者控制奴印复刻印的同时,随手引动虚空,令紫光虎沦为了一具尸体。

对此,梁瑞说道:“紫光虎即便无辜,却目睹了过程,动用搜魂术便可查探其记忆,还是灭了稳妥,毕竟现在你还没有与州府抗衡的资本。”

赵凡表示学到了,然后又询问起关于死前种下灵魂印记的事。

梁瑞将检查的方法教给了弟子。

对于魂修而言,并不难。

赵凡轻而易举的就掌握了这个实用的技巧,然后梁瑞就传授起了魂甲。

抵达目的地时,赵凡已将魂甲初步入门了,但收放的延迟比较大,还容易分神,若是在实战之中,比鸡肋还鸡肋。

此次,梁瑞挑选的地方,是接近于元兽山脉深处的中部了。

这里的元兽,个个都是玄阶的存在,甚至玄阶初期都不敢涉足于此。

“老师,这有没有可能出现地阶元兽?”赵凡好奇的问,因为他发现,即便是撕天狮,都收敛了许多,不再明目张胆的吼叫,低头伏在地上,而是小心翼翼的警惕着四周。

“正常情况下,不会。”

梁瑞若有所思的说道:“整个元兽山脉,达到地阶的元兽,最多就两头,而且都在深处称霸,除非被惹急了才会发狂的出现在核心区域以外的地方。”

赵凡打了个哆嗦,因为,他想起了上次来时在锁魂树林遇见的情景。

那九翼神雀,应该就是老师口中的两头地阶元兽之一,因为自己孩子的伴生幼角被盗,就追了出来。所幸对方不知出于什么忌惮锁魂树林,自己才免遭了一场意外大劫……

赵凡脑海中浮起了那道紫色纱裙的身影,便意念一动,问道:“老师,您知道雨月宗么?”

“雨月宗?”

梁瑞思索了片刻,终于想起了相关的东西,便点头道:“在乱古疆域,属于大势力了,据我所知,雨月宗只收女不收男,其宗主和副宗主,双双达到了地阶。”

“同时有两位地阶强者的势力?”赵凡说着的同时,心中暗道,那凌潇便是地阶的存在,即便不是宗主也得是副宗主了吧?

梁瑞补充了句:“有一个地阶的,就算大势力了。有两个……,放在乱古疆域这种地方,可名列前三。”

“那老师听闻过兽神殿么?”赵凡又问道。

“你说什么?”梁瑞以为自己耳朵出现了幻觉,但以他的实力,显然不可能。然而那三个早已尘封的字,今天却从弟子口中出现,又有点不切实际,因为对方是才从下界飞升上来的。

赵凡再次说道:“兽神殿。”

梁瑞当即神色一紧,他严厉的说道:“小凡,无论你是如何知道这个势力的,但是,在外,不可提及兽神殿。”

“这么严重?”赵凡有些犯懵。

“对!”

梁瑞沉声说道:“兽神殿,曾经极为风光,其掌权者更是站上了元界巅峰的存在,却成为众矢之的,被灭了。为师不会问你打听这个势力的原因,可一定要记住我方才的叮嘱,否则,运气不好被有心之人听到了就会招来杀身之祸。”

“弟子谨记。”赵凡点头,连老师都对兽神殿讳莫如深,可见,想要令兽神殿重新现世并且铲除拦路石们究竟有多艰难了。不过,老师的话,却让他十分感动。

“唉……”

梁瑞忽然摇头一叹,说道:“遥想当初,我还在年幼时,曾远远的看到过那位兽神,那个情景,至今还记忆犹新。”

赵凡静静的听着。

接着,梁瑞发自内心的佩服道:“他一人,就震慑的十位与之阶位相差无几的存在不敢向前走半步,更是在后者们的眼皮子地下,翻手灭掉了一座疆域。遗憾的是,兽神的行事风格过于霸道,仇家越积越多,最终,还是陨落了。”

赵凡心中犹如波澜壮阔的海面般,兽神也太威风了!

“算了,不提了。”梁瑞笑着说道:“兽神殿虽然被灭了,这个名字也被元界的生灵逐渐遗忘,可经历过那个时代的,应该是刻骨铭心。小家伙,若是你与兽神殿有什么关系,对为师都必须隐瞒,不可透露半个字。”

赵凡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梁瑞仿佛忘记了刚刚的一幕,转移了话题道:“去,搭个落脚的地方,最后在树上,今天起,接下来的半年之内,此地就是我们的大本营。”

“啊?半年?”

赵凡听了之后目瞪口呆。

“谁让你破阶之后大大的出乎了为师的预计呢?”梁瑞拍了拍前者的肩膀。

旋即,赵凡脸上浮起喜色,训练计划的时间越长,就意味着收获会越大,等到结束时,他定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赵凡不再耽误时间,立刻挑选了一刻叉子较多的大树,迅速的在上边搭建起了一座宽敞的木屋。

“手艺不错。”梁瑞走入树屋之后,点了点头。

赵凡迫不及待的问道:“老师,现在就开始训练么?”

“不慌。”

梁瑞倚在左侧的木床上,说道:“为师不想误你,所以想在步入正轨前,做一个详细的了解。现在,你就将飞升之前在下界时的经历,但凡能说的,就道与我听。而不能说的,为师也不想了解。”

“好。”

赵凡往另一张木床上一坐,先是整理了下记忆,便将时间轴从自己降生的二十年前展开。

不知不觉中,就过去了五个时辰。

“接着我和纯儿一同就飞升了。”赵凡长舒了口气。

梁瑞像是第一次认识自己这弟子般,望了许久,才道:“你的经历,连为师都有点自叹不如,难怪会成就现如今这种近乎完美的心性。”

“老师,您就别打趣弟子了。”赵凡尴尬的笑了下,要知道,老师在年幼时可是目睹过兽神的风采,算算时间,这表面上是中年的躯壳中,不是住着一个历经多少岁月的灵魂。

“剑不磨,不成锋。”

梁瑞的眼神之中,对于面前的弟子更加欣赏了,他取出了一坛酒说道:“为师,敬你一杯。放心,这不是醉生梦死,但也能体会让你到些许的醉意。”

赵凡接过酒杯,站起身与老师对饮过后,旋即就感到有些微醉了,不禁感慨对方好酒真多。

“大造化天师。”梁瑞在记忆中搜索了下,却没有提取到任何相关的字眼,他沉吟了片刻便道:“为师改日帮你打听一下,或许可以查到那幕后黑手的身份。”

“这……”赵凡愣了愣,随之回过神来便真诚的跪在了地上,“弟子在此代大造化一脉历代祖师,谢过老师!!!”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九零后天师》,微信关注“”,聊人生,寻知己~

txt下载地址:

手机阅读:

Tagged :
头像

admin